首页 »

自说 | 从微电影到艺术泡腾片,这个海归女博士想要做什么

2019/9/17 16:50:01

自说 | 从微电影到艺术泡腾片,这个海归女博士想要做什么


每周一个“泡腾片”

 

一个泡腾片投进水里,滋啦滋啦,冒出欢乐的气泡。

 

艺术投进心里,是不是也会有这般滋味?

 

在第一部由自己担任总导演的“艺术微电影”首映不久,艺术评论家沈奇岚又开始尝试一种不一样的影像玩法。

 

这一次,她把它叫做“艺术泡腾片”。

 

沈奇岚,复旦大学哲学硕士,德国明斯特大学哲学博士,“UnderstandA其然”微信公众号创始人,曾任《艺术世界》杂志社编辑部主任、浦睿文化出版社艺术部主编。

 

在艺术传播这份职业中,沈奇岚过去主要靠写作、策展、出版这些方式。2014年,因为先后参与了一部电影的论坛组织和一场艺术展览的策展,她萌生了要把艺术展用影像“保留”下来的想法,于是就有了一共3集、每集片长3分钟的“艺术微电影”,介绍上海艺术家牛安和她画的石头,探讨“实在和虚影是永恒的时间命题”。

 

与耗时数月、出动一个专业拍摄团队的微电影相比,“艺术泡腾片”无论是从创作还是从接受来看,都显得更轻巧,也更便捷。从4月至今,“UnderstandA其然”已经推出了10来个这样的“泡腾片”,基本上每周一个。你可以通过“泡腾片”大概感受一位艺术家和他的创作风格,然后再决定需不需要亲自到美术馆去看这样一场艺术展。比如,一个3分钟的视频会告诉你,艺术家奥拉维尔·埃利亚松如何把“文艺青年”活成了一个传奇。

 


浓缩、可口、有营养

 

从“艺术微电影”到“艺术泡腾片”,这个海归女博士究竟想要做什么?

 

解放日报·上海观察记者近日专访了回国创业的艺术评论家沈奇岚。

 

上海观察:客观地说,影像并非你的专业?

 

沈奇岚:嗯,我不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是专业的,我看电影的经历跟大家都差不多。但我相信自己观片的角度——用艺术的专业角度,面向大众。

 

我觉得短视频肯定是未来的一个趋势。什么东西能比短视频更多一点?不单单是信息,也应该给人见解和见识。在一个相对短的容量里,这种见识能够抵抗时间。这也是“艺术泡腾片”和“艺术微电影”不一样的地方——它是一个快消或者快餐的状态。这也没有问题,你可以随时随地、快速地吸收养分。

 

上海观察:这也是为什么取“泡腾片”这么个有趣名字的原因?

 

沈奇岚:对,想让它浓缩、可口、有营养。

 


鸡蛋,还是孔雀蛋?

 

上海观察:那么“艺术泡腾片”可否代替花钱、花时间的“艺术微电影”?

 

沈奇岚:哈哈,微电影前期、后期的投入确实比较大,就像你说的,非常花钱、花时间。但我觉得两个都要有。“艺术微电影”好比是孔雀蛋,“艺术泡腾片”是鸡蛋。孔雀蛋可能很长时间才下一个,而鸡蛋可以每天下一个。你需要鸡蛋,也需要孔雀蛋,它们有不一样的营养。

 

上海观察:你认为,影像在艺术传播中可以发挥多大的能量?

 

沈奇岚:一般来说,艺术家是远离大众视野的,我觉得视频可以在这个时代发挥作用。影像可以把一些珍贵的东西保留下来,然后让优质的内容更好地流动起来。我的公众号“UnderstandA其然”,里头的A既有Art(艺术)的意思,也可以理解为Anything(任何东西)。艺术就是生命跟生命的连接,这里有很多有意义、有营养的东西。我相信生命价值高的东西,商业价值也不会低。